梦锦织云

尚还年少的剑客,带着稚气问那医者,万物与他可有分别

医者只说:天地不仁。

红蝶小姐姐真的超好看啊

秦缓。樊川无景:

重铬酸钾橘子。:

白鹊本子总算出来了,各位久等。
哈喽,这里是青风工作室!:)
忙了将近半年的本子企划终于有所收获,虽然制本过程中风霜伴随,但是组内的大家都坚持了下来,也有白鹊圈的家人们在一路支持着大家!大家都是小天使。(发个贺电都是爱你的形状。[阿部脸])总而言之作为本次企划的成果,《鸩酒》与《酴醚》将于7月17日晚上八点正式开始预售,一直到8月17日结束。
为了回报一路支持的白鹊圈家人们,7月2日起至7月16日内,转发该微博并@一位好友,于7月17日预售开始当天将在7点~14点时间段内抽取转发区内2位同学各送出这次的企划产物一套。(《鸩酒》*1+《酴醾》*1+书签*5。包邮。最后统一发货。)祝各位欧气满满。w

①《鸩酒》定价:72RMB(限定999份)
②《鸩酒》+《酴醚》:定价:100RMB(限定20份)
③《酴醚》定价:38RMB(限定40份)

预售出链接日期:7月2日
预售开始日期:7月17日
预售结束日期:8月17日

【《鸩酒》参与创作人】
文手:沼鱿,幼猫奶糕,荆芥,唐餍,吹愁,98,WaltZ,冬青
画师:野饲,洛思,画人难,萧备(附增书签的原画画师),荆秋杉,Kuloga,泡芙,里奥
后勤:叶昕佑,迟榆,苏酥,疏姆

【《酴醚》参与创作人】
文手:疏姆
画师:野饲
后勤:叶昕佑,疏姆

转发抽送活动地址:http://m.weibo.cn/5038372401/4125056965460703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6349591lcUFI&id=554651729531
(地址将会复制在评论区一份。)

晴麓:

我想梗一个未来纪元的梗

大概是人类白xAl鹊
鹊鹊的人设草稿如上
画渣见谅
欢迎投稿
昂(づ ●─● )づ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24.


24.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那些纠缠不清的命理相交错杂,编织着怎样的戏码,连台上的演员也无法知道。
    “我们在阴阳界,这里的空间因为被割开,所以你看,这里很安静,但是那边不一定发生了什么,就算是前面的道路坍塌我们都无法感知……那些蛇可以通过空间的裂隙源源不断的爬到这里。”鬼符三通说着。
    “那……这里……”夏玲看着黑暗的通道,那里好像是有无尽的黑暗,一切都会被其吞噬,黑暗中好像涌动的是冤魂的泣歌,悲怆又苍凉。夏玲靠在岩壁上,她不敢想了,她仿佛听到了蛇群涌动。
    “不会,那些蛇不会来这里。”鬼符三通看着夏玲的脸色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了,他笃定的说,“这里是碑界,是禹王碑存在的介点,那些蛇应该还不敢过来。”
    夏玲愣了愣,她走过去站在空地的中心上,低头看着那片符文。那些鬼画符在她眼里扭曲蠕动着与脑中的社稷图渐渐重合,心神似乎被这符文吸引,脑袋隐隐作痛,这使她异常的烦躁,所幸不想。

    曹焱兵拉着曹玄亮一路狂奔。
    现在的情况于他们很不利,曹焱兵只希望他们能在空间还稳定时回到夏玲待的地方,如果他猜的没错,至少那里还算是安全的。曹玄亮控制着细小的电流,劈死那些飞过来的长虫,虽然这些细小的电流不需要费太多的灵力,但是极难控制,这相当的耗费心神。
     大多数的蛇都在感受到曹焱兵散发的威压后自动让开一条路,而剩下的被带过的火焰炙烤的烧成了焦炭,化作黑灰。曹焱兵一步也不敢停,这里指不定会冒出什么稀奇的东西来,那是他和小亮都不希望见到的,况且,身后还有一个……大家伙呢。

——————————————————
俺跟你们港哦,下一章,他们就进祭台了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23.

23.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脚下的路,如果不是你自己的选择,那么你会到那,会遇到谁,都不一定。就像我,一不小心,就踏进了鬼门关。
    “嘶……”
    曹焱兵看着曹玄亮,“小亮,到我这里来……”
    “为什么…”曹玄亮向曹焱兵靠拢,“这些蛇……究竟是从那里来的。”
    曹焱兵看着涌上来的蛇,他猜的没有错,他看着面前从山体里钻出来的巴蛇,笃定的想。
       
      
    “禹王碑…”鬼符三通听夏玲的讲述,“我以为那只是传说……没想到,阴阳界是真的。”
    “那是什么?”夏玲一边问,一边给鬼符三通的腿包扎。
    “是一个传说,在阴阳界立着一大一小两块禹王碑,专门吞噬阴阳界的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怎样召出这两块碑来……难怪刚刚那么大动静你们没有反应,原来这里的空间是撕裂的……”鬼符三通说着,“诶,姑娘你轻点,什么仇什么怨……”
    夏玲一激动,勒紧了绷带,疼得鬼符三通一阵龇牙咧嘴。
    “你说,这里的空间是撕裂的……”夏玲抬头看向鬼符三通。
    “是,也不是。”鬼符三通思考了一下。
    “什么意思。”夏玲皱起眉头。
    “就是说,这里的空间,是被切割开又组合在一起的,这个通道看似是一个整体,但实际上像是列车的车厢一样,是一节一节的,这种组合不知被用了什么方法,使得它相对稳定,但实际上,每一段道路,又都是单独存在的。”鬼符三通沉声说,这个推断让他想到了一些事,他看起来难得的严肃,“这也就意味着…”
    “那些蛇…是源源不断的。”夏玲看着鬼符三通,“那小亮他们……”
    “他们危险了。”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21.22.

你们发现了吗,没错,我开始周更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全是因为中考那个小贱人




21.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我以为我的命就是平平凡凡忽悠过一生,而不是在这个黑布隆冬的地方靠着强光手电找机关。
    鬼符三通听到后面的声响,他僵硬的传过头,“嗨……”
    “嘶。”
    然后鬼符三通头也不回的跑了,夺命狂奔,后面那个大家伙他可惹不起,希望夏玲他们找到出路了,希望如此……
    “哥哥,你觉得有出路吗。”
    “不知道,现在没有也得凿出一条来。”曹焱兵拿手电筒四处照射企图寻找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况且,鬼符三通说的应该没错。”
    夏玲摸索着墙壁,“这那里像是有机关的样子啊……你们听算命的胡扯。”
    “难道你有其他注意吗?”曹焱兵也发现这里没有任何线索可言,这使他有些暴躁。
    “哥哥,来看这里。”曹玄亮蹲在地上,“地上……有奇怪的符文…”
    曹焱兵这才注意到,脚下的地面上有隐约的符文,因为被尘土盖住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也俯下身,用手拂开地面上沉积的灰土,果然看到了斑驳的暗金色符文,这些符文扭曲的像蛇一样镌刻在地面上。夏玲好奇的矮下身,她用手轻轻描绘这些符文,然后她惊异的发现,被她触碰的符文亮了起来。曹家二兄弟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质疑。
    “我,我不知道……他们,他们只是和我脑海里的符文很像…不,一模一样。”夏玲现在脑子很混乱,她,好像看的懂这些符文,不是她认识这些符文,而是……她知道这些符文描述了什么:
    “禹王碑。当年禹王治水,至邛崃山,毒蛇阻道,禹王大怒,命庚辰杀蛇,立二碑镇压,誓曰:“汝他日成神,世世杀蛇,为民除害。”今四千年矣,碑果成神。碑有一大一小,二碑俱以蛇为粮,所到处挈以随行,故蛇俯首待食,不暇伤人。①”
    “说的是在阴阳界,有一大一小两块碑,为当初禹王路经邛崃山时所建造,用来杀蛇…………小者可食其血肉,只留皮相,大者燃山,草木尽焚,我的天,这也太六了吧……”
    夏玲看着地上的符文,整张符文已经被三人擦拭出来。
    “蛇……禹王碑……禹王碑吞蛇……”曹玄亮嘀咕着,“看来我们要想办法找到禹王碑啊。”
    “可是……禹王碑是在移动的啊…”夏玲看着这片符文说,她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然后他们听到了脚步声,是鬼符三通,听起来有些踉跄。
    ———————————————————————
    ①文段选自《子不语•禹王碑吞蛇》有删改
   
   
    22.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奈何有人天生命不太好,比如……我身边的这位。
    夏玲小心的撕开鬼符三通怪异的袍子,露出他精壮的小臂,如果是平常夏玲还有可能对这个漂亮的肌肉线条犯一犯花痴,可她现在一点这个心情都没有。她面前的这个胳膊已经被血淋湿了,那些血来自鬼符三通左肩的一个伤口,那个里有一处咬伤,差一点贯穿了他的肩胛骨。
    “嘶……姑娘你轻点。”鬼符三通疼得几乎没劲贫了。他把身子靠在墙壁上,失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那只蛇大概咬串了他的静脉。
    “你就别贫了……”夏玲的尾音有点颤,但她的手还算稳,她从急救包里拿出了酒精棉,对着鬼符三通的肩比活了一下,然后她放弃了,拿出一旁的酒精直接往上倒。
    “……”鬼符三通这回是彻底说不出话了。
    “大叔你忍着点……”夏玲又从一旁拿出了碘酒和云南白药,她熟练的将止血棉堵在伤口上,然后用止血绷带缠了两圈,最后再用绷带缠好。做完这些,夏玲几乎满头大汗。
    然后她开始处理鬼符三通身上细碎的伤口。
    “你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夏玲一边处理他腿上的伤口一边问。
    “我赶跑了一群小的。”鬼符三通缓过来一点,开口说,“然后赶来一只大的。”
    “……大的?”夏玲疑惑。
    “巴蛇。”
    “巴蛇吞象?”夏玲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
    “嗯。”
   
    曹焱兵和曹玄亮沿着原路往回走,整个山洞里充斥着血腥味。
    “这么浓,那家伙是流了多少血。”曹焱兵抽了抽鼻子。
    “哥哥,我感觉不太对……”曹玄亮看着四周依旧被冰封的蛇群还有砸断冰凌,“这里发看起来生了那么大动静,为什么刚刚我们没有听到。”
    曹焱兵停下来,抚摸着冰凌,那些蛇依旧保留着死前的动态。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曹焱兵看着曹玄亮说,他的眼神非常古怪。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19.20



19.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姑娘我命定不是凡人,半夜自残就算了,还鬼使神差的把山凿出了个洞。
    “呃……”夏玲觉得头大,真的,非常头大:“其实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曹焱兵:你知道啥。
    曹玄亮:我猜到了……
    鬼符三通:别看我我也很无奈啊[摊]
    夏玲:你们几个意思啊喂QAQ
    “接下来该怎么办,进去吗?”夏玲问,她的想法很简单,有路干嘛不走。
    曹焱兵显然不这么想,“我们还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曹玄亮:+1
    鬼符三通:+1
    夏玲:……你们够了。
    “这里以前应该是个结界,因为用来障眼法所以我们没有注意到。”曹玄亮思索着。
    “难怪我睡的时候感觉这个岩壁怪怪的。”鬼符三通接到,“夏玲的写符文应该是打开封印的解码……但是,为什么那种东西你会呢,夏玲姑娘?”
    “我不知道,我当时,当时脑袋里只有那些金色的符文,爬满我灵台的金色符文……”夏玲的眼神有些躲闪。
    “嘶~”奇怪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嘶,嘶……”而且还不止一条。
    “哥哥,我们好像必须往里走了……”曹玄亮回头,他只看到了蛇,很多的蛇。花花绿绿的带着滑腻的感觉,这感觉并不好。
    “为……为什么……”夏玲感觉自己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看到那种冰凉滑腻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这使得她的声音开始发飘发颤,“怎么会有那么多蛇……”
    “还不算因为你吃了他们的头。”曹焱兵这时候都不忘了呛夏玲两句。
    “你不是也吃了嘛!”
    那些蛇向他们爬来,有的甚至从上方绕了过来。它们吐着芯子,那些冰冷的竖瞳看着使人发毛。
    “跑!”

20.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这个世界远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但其实也很简单,如果你面临无法对抗的危险……那么,你除了跑还是跑……
    “呼……呼……”夏玲感觉自己要跑死了,他们好像跑了很久,可是身后蛇芯声一点没少。她崩溃的回头看了一眼,“它们怎么还追啊!”
    “废话,没吃到肉呢不是。”曹焱兵居然还有劲回嘴。
    “哥哥,这么跑不是办法啊。”曹玄亮也有些吃不消,他的灵力还没有完全恢复。
    “能烧死他们吗?”鬼符三通似乎没什么大碍,都不带喘的。
    “啧,不行,这里可能会坍塌。”曹焱兵无比烦躁,这要是搁平时,他早就一把火烧了它们了。
    曹焱兵:嘿,瞧我这暴脾气。
    曹玄亮:哥哥冷静。
    “停!”跑在最前面的鬼符三通喝到。夏玲收不住脚一下子撞在鬼符三通后背上。
    然后他们跑到了死胡同。前面是山体,手电筒打在上面反射出阴森森的光。
    “现在怎么办…”夏玲后背贴着山体。蛇爬动的声音,吐芯子的声音,异常的清晰。几个人都紧靠墙壁站着。
    曹玄亮突然想到什么:“夏玲姐姐,你还记得刚刚那些金色符文吗?”
    夏玲摇头,她都昏过去了,那里知道。
    “嘶……”
    “他们来了!”夏玲让自己的后背紧贴着岩壁,“现在怎么办……”
    “诶呀呀,还是我来吧。”鬼符三通站了出来,迎着蛇群的方向走去,“这面墙不可能是死的,一定还有什么机关,你们找找,我来拦住这些长虫。”
    鬼符三通也没管他们听进去了没有,边走边掏出一打符纸,低声喝念咒语。他手上的符纸飘动起来,那些符文仿佛有了生命,开始扭动着飘飞,然后盘旋着,飘满了山洞。最后粘在山壁上还有涌动的蛇群上,做完这些,鬼符三通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折好的符咒,然后摔在地上,符纸在空中慢慢化作光点,像是从一角开始燃烧那样,整个符纸化为虚无。而刚刚那些散落开的符纸,也随这这张符纸的焚毁化为光点,万千光点笼罩下整个山洞变得迷蒙,并开始结冰,以所帖符纸的位置为结晶核向四面八方冻结并连在一块,蛇群被这突来的寒冰冻结住失去了生气。鬼符三通松了一口气。
    “这些符文她可不会再送我一次喽,可惜了啊可惜了。”可是他的语气里完全听不出惋惜,鬼符三通转身向会走,就在这时,他就听到背后传来的声响——
    “嘶……”

下一页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