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动漫向‖焱亮】天使

来自一个曹魔王和小天使的梗,送给阿羽的梗
@颓废的人。

借用一部分西方神话设定,不对的地方请忽略……短小,一发完结。

天使

        在每一个天使的心里,都住着一只恶魔。

        曹焱兵无聊的坐在教堂里的管风琴上,听着唱诗班的歌声,他们今天在唱圣母颂,那些童声在他耳边回荡了数百年。他都已经厌倦了,他是那么的无聊,在这里,没有人看到见他,因为他是天使。他挥动着自己的美丽翅膀飞到圣母玛利亚像前,那些彩色的玻璃使照射进来的阳光变得斑斓。
        然后他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轻轻的和唱着,他知道,那声音属于自己的魔鬼——稚嫩的声音轻灵又透彻,真不敢相信,那歌声那么的纯粹,干净。
        “好了…我们该走了……”曹焱兵从天窗里飞了出来,站在教堂钟楼的塔尖上。曹焱兵舒展他的六只巨大翅膀,飞了起来。那个好听的声音消失了,曹焱兵知道,他的魔鬼又躲起来了。
        每个天使心里都有一只魔鬼。
        所以每一个天使都要斩杀自己心里的魔鬼,否则……就会陨落。曹焱兵从来不在乎这些,就像他从来不在乎自己身份那样。他化作一团赤色的火焰,然后被同为炽天使的刘雨禅拦住了。于是他化为天使的形态。
        “嗨,今天的任务做完了吗?”对方眯眯着眼。
        “没有……”曹焱兵从来不回避这个问题。
        “就知道…”他已经料到了,“不说这个,你的恶魔最近有找你吗?”
        “他每天都在找我……”曹焱兵回复,并且每天都要求我带他去听唱诗班诵诗,这句他没有说出来,“啊禅,你哥哥又来找你了?”
         “嗯……”刘雨禅似乎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得去执勤了,我不想像某人那样因缺勤而被罚呢。”
        曹焱兵无所谓的怂了怂肩,他不想去执勤,消除恶撵那些事他不想掺和,至少现在不想。他更喜欢的是躺在草地上,听自己的恶魔唱歌。说真的,曹焱兵觉得自己的恶魔唱给非常好听,比唱诗班里那群熊孩子唱的好听多了。他的声音永远那么干净的纯粹。
        他的恶魔叫曹玄亮,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他不常出现,长的与曹焱兵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眉宇间少了一分凌厉,多了一份柔和。
        曹焱兵有的时候会怀疑,到底谁才是天使……曹玄亮总是陪在他身边,他杀人的时候,他烧山的时候,他受伤的时候,曹玄亮总是会出现然后帮他擦拭血迹,包扎伤口。他总是受到自己恶魔的照顾。

        曹焱兵又一次受伤了。这次他伤的很重,他被巴尔的雷团击中,斩落了一对翅膀。是曹玄亮将他拖到一座废弃的教堂里的,他一如既往的为他包扎。
        当曹玄亮包扎到曹焱兵的翅膀的时候,曹焱兵伸手抓住了他。
        “不用了,我要听你唱歌。”
        曹玄亮一愣,看着曹焱兵企图辨认他是否在开玩笑,但他是认真的,于是曹玄亮纠结了一下。然后他轻轻开口唱起了“ Panis Angelicus[甘露]”
  
The Bread of Angels
becomes the bread of men.
The Bread of heaven
ends all prefigurations:
What wonder!
Him, the Lord, consumes
a poor and humble servant.
We beg of You,
God, One in Three
that you visit us,
as we worship You.
By your ways,
lead us who seek
the light in which You dwell.
Amen.
        曹焱兵攥着他的手。他真的很费解,那么治愈的歌声,怎么会是恶魔呢?
        曹焱兵突然想陨落了,看吧,那一身血腥的你,明明就是恶魔啊。他的翅膀开始发黑,羽毛开始凋零,曹玄亮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可以。”他阻止曹焱兵。
        “为什么?”曹焱兵的双眼已经不再是干净红色,那里燃烧着火,“我不想再做天使了……我做了神的天使,可是谁来做我的天使……”
        曹玄亮沉默了,然后他站了起来,洁白的月光刚好打在他身上,教堂的天使像投射的阴影刚好与曹玄亮的影子重叠,那张开的翅膀影响投射在曹焱兵眼里。那双和自己一样暗红的眸子里溢满了光芒。
        ——你才是天使啊……
        “以后,我来做你的天使。”

评论(8)
热度(74)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