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 6.7.

      
     
    ⑥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自打入职起,我就没一天顺心过,今天是个好日子,本姑娘时运不济,该来的没来,不该碰上的都碰上了。
        “哥哥,小心身后!”曹玄亮大声提醒。
        “什么……”曹焱兵想要避开,可以经完全来不及了。一张巨大的蛛丝展开,瞬间包裹住了他。
        “没有人可以在这么近的距离避开天蛛丝簌簌簌簌……”山蜘蛛怪笑着,从阴影了走出来。夏玲才看清这人长什么样子。黑色长袍居然将身体捂的严实,兜帽底下,是一张惨白的人脸,却又像蜘蛛一样,有八只眼睛。
        曹焱兵十分的烦躁,或者说,他已经暴躁了,身上挂的这些蛛丝粘腻又柔韧,他试着扯了下,根本扯不断。
        “啧,麻烦。”
        “本来以为是多厉害的角色,看来是我高估你了。”山蜘蛛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别费劲了,这蛛丝可是你怎么切也切不断的,还会越收越紧簌簌簌…”
        曹焱兵明显感到比刚才更拘束了,另外,粘在身上的蛛丝越拉扯粘的越多。
        “簌簌簌,解决一个啦,夏玲小姐,你还是老实跟我走一趟吧,我可不想带多带一句尸体。”
        “尸…尸体?!”
        “尸体哈哈哈,今天除了你,他们都得死!”
        “你还真是对自己有信心呢。”曹玄亮从袖间抽出一把短匕,横握与胸前,挡在了夏玲前面。“你本是蟏蛸成精,不去做那报喜的蟢子喜蛛,却在这里祸害。也不怕我用天雷轰了你。”
        “你,哼,小鬼,话能乱说,牛可不能乱吹。”
        “呵,是不是吹牛,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一跃而起,匕首抹向山蜘蛛的脖子,被山蜘蛛用手臂隔开。小臂与白刃相击发出“铛”的一声,竟有金石之声。山蜘蛛冷笑一声,竟从股间抽出三把飞刀,曹玄亮一惊,急忙向后翻跃躲闪,却还是有一把飞刀擦着耳边飞过。划破的地方没有血,只有消散的鬼气迅速愈合了伤口。曹玄亮眼神一凛,手上的匕首带着电芒,刺向山蜘蛛。仔细一看,上面刻画的竟是雷符。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个带雷灵的小鬼。”山蜘蛛的眼神充满了贪婪“我要把你带回去,献给那位大人哈哈哈哈哈,赚了赚了,没白损失那么多童子哈哈哈哈……”
    
        “喂,算命的,你怎么不去帮忙啊!”夏玲冲鬼符三通吼到。
        “我出手,有人会不乐意哒。”
        “什么嘛,你快去啊!”
        “你看,不用了。”
        “诶!?”
     
        这边曹玄亮突然笑了,“你知道反派都多死于什么吗?”
        山蜘蛛:“嗯?”
        “话 多 。”
        “什么!呃……啊!!”山蜘蛛被身后的巨力再次甩到墙壁上,“不,不可能!你……呃。”遗憾的是这次山蜘蛛没能滑下来,就已经被曹焱兵掐着脖子拎了起来。身后的蛛丝烧做一团。
       “炎,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
        只见他手间的山蜘蛛瞬间化为灰炬。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我的命运似乎在今天彻底改变了。
        “炎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
        曹焱兵手中的山蜘蛛在瞬间化作灰炬。几缕青烟从他指缝间逃脱。
        “哥哥这是真的生气了啊……”
        “我知道你没死干净,给我回去告诉你口中的哪位大人,少把心思打在小亮头上。不然,就带你们见识一下——地狱的样子。”
        一瞬间,曹焱兵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无法怀疑,他口中地狱的景色。
        那道气息瞬间消失了。
        “呼……”夏玲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哥哥,这些……”曹玄亮环视一圈,事务所的门口已经被砸的七七八八,门前有几个深坑,牌匾在刚刚的打斗中掉落下来……看起来,挺麻烦…的……
    ……
        曹焱兵一捂脸,夏玲知道这位上司的心情大概是生无可恋。然后他看向了夏玲和鬼符三通。靠,这个守财奴一定没安好心,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拉上怪大叔一起…跑……诶,擦,怪大叔居然已经跑了。
       “鬼符三通——”曹焱兵一身手,拦住正逃跑的鬼符三通。
       “夏玲——”另一只手拎着要跑的夏玲,“我记得,今天的账本好像夏玲你还没有算完呢。”
        夏玲觉得,现在自己也很生无可恋。
   
        “所以,因为她身上有一个地图,所以才被个什么王国组织盯上?”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鬼符三通说。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跟皇甫龙斗又有什么关系。”曹焱兵明显的不耐烦。
        “别急啊,我这不说着呢吗,那张地图的确和你有关系,准确来说,是和你们曹家有关系,因为,那是一张曹公墓的地图。你大概知道自己曹操的后人,你们曹家的祖地要被人撅了你能放任不管?”
        “曹操后人?”
        “哥哥,我们祖上那一脉,好像是曹操的孙辈,这么说也没错。”
        “切,死了几千的人了,与我何干。”曹焱兵一撇嘴,满脸不屑,“再者,我曹家墓的图纸,怎么会在她手上。”说着,一指夏玲。
        “我…我怎么知道。”
        “诶,听我说完嘛。夏姑娘大概是夏家后裔,也就是夏侯渊夏侯惇他们的后人。这兄弟二人曾是曹操手下名将,这么说来,地图在她手上,也不为过。”
        “喂,笨女人。地图真在你手里。”
        “你叫谁呢,那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有!”
        “听见没有,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好好想想,应该就在你身上,他们肯定是确定了在你身上才找到这里来的。”鬼符三通说,“比如祖传的匣子或者画轴什么的。”
        “我身上,你看我身上有那种东西吗。要说祖传,好像只有这块玉了。”说着,从衣服里拽出一块近乎透明的玉,“哦,对了,之前这里面有个声称是我祖宗的人,不,鬼。”
        ——找到了。
        “不好。”
        “夏玲姐姐小心。”
        “笨女人!”
        “啊呃啊啊啊啊啊!!!”
   

评论(4)
热度(46)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