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 8.9.


   
    ⑧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担任塔罗占卜顾问。我本以为我的人生就是占一占卜,唬一唬那些求缘问命的人,然而这个世界远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我现在…被扯到了老祖宗说的精神世界。
    对,就是传说中的灵台,就是老娘打坐冥想都没进去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一点也不想在这里面待着。
    因为,山蜘蛛在这里。
    “夏玲小姐,好久不见。”
    ——又是这句话,就不能换换吗。[躺枪的鬼符三通打了个喷嚏。]
    “喂,你怎么会在这!”
    “夏玲小姐的世界是白色的呢。”
    “呃。”夏玲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世界是白茫茫的一片雾霭,“那又怎样,你,你要干嘛!”
    夏玲看到山蜘蛛向自己走来,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我来拿走地图。”
    “地图…从这里?这里什么也没有啊。”
    “你看你脚下。”
    夏玲低头,脚下居然是一张以金色符文绘制的巨大图纸,从自己的脚下一直蔓延到看不见的地方,浮动着,被烟雾缭绕。
    山河社稷。夏玲的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个词。这副巨大的图纸画的居然是大魏的江山!
    “这……你怎么可能拿的走!”
    “哈哈哈哈,谁说我拿不走。”山蜘蛛说着,俯下身触及那张巨大的图纸,刹那间夏玲感到自己脚下的符文剧烈的颤动,飘飞起来卷向山蜘蛛,顺着山蜘蛛的手浮动着爬满了他的手臂然后向他身上蔓延。
    尖锐的疼痛,灵魂在颤抖,夏玲隐约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来自灵魂的损伤。必须阻止他。
    “喂,不要柿子竟捡软的捏啊。”说着伸手掏向自己的塔牌。但愿那个梵蒂冈的老头没唬自己。很好,她摸到牌灵⑴了。
    ——魔鬼⑵。
    啊,真不是张好牌,梵蒂冈果然没有几个好人,不管了,赌一把。右手一甩,手中的塔罗牌瞬间化开成烟雾,居然是亡灵凝聚的煞气,飘散的煞气聚成一大团,黑雾弥漫中闪烁着一双猩红色的双眼。
    夏玲的周身也被煞气包裹,一双眼睛变成了相同的血色。
    “召唤者,唤我何事。”
    “杀了他。”
    “Yes,my lord。”
   
   
    ——————————————————————
    ⑴万物皆有灵,这里的拍灵是指寄宿在塔罗牌里的灵体。塔罗牌有78张,没有灵的牌是无法带到灵台里的。
    ⑵魔鬼:塔罗牌中的一张,这里为寄宿着灵体的那一张牌。正放代表因为欲望而堕落被束缚,反方为脱离了物质的束缚,得到了自由。
   
   
    ⑨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我本以为我的人生就是看一看腐剧追一追翻,然而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     
    “杀了他。”
    “是。” 
    黑色的烟雾扭动着向前,缠上了山蜘蛛,山蜘蛛被迫停止,前面收集的符文也瞬间溃散。夏玲感觉好多了,虽然灵魂依旧很痛,但是那种破裂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山蜘蛛以灵体形态远没有那么有肉身加持的强悍,作为一只刚死不久的鬼,他明显不是那只凶灵的对手。
    “这可是你的灵台,你想死吗!”山蜘蛛气急败坏的叫到。然后被一道煞气凝结的利剑击穿。
    煞气明显影响了夏玲的理智,“在那之前,先杀了你。”
    山蜘蛛看着自己身体上破开的大洞,因为是灵体的原因那里已经开始慢慢被填满但依旧阻止不了灵力的倾泻,脚下的巨大符阵源源不断的吸走了他了力量。在这里,即使是灵体也不可能恢复,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眼前凶灵突然狂暴起来,扑向山蜘蛛。山蜘蛛被黑雾包裹然后同化,最后意识泯灭,化为煞气成了凶灵的一部分。
    被吞噬了。
    夏玲以为结束了,在这是凶灵回过头来盯着夏玲,夏玲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在那双猩红色双眼里,看到了无尽的贪婪。
    “不。”夏玲感到恐惧,她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比刚才还要剧烈的疼痛,灵魂被抽离了的痛苦,整个灵台都在动荡,那些金色符文竟然飞向凶灵,然后被吞噬。这比山蜘蛛的方法牛逼多了,到这时候了我在想什么,“不呃啊啊啊啊!”
    灵魂要碎掉了,会死的。
    夏玲只觉得灵魂被撕开了,不如以往的疼痛,带着灵魂破碎的寒冷,力量被撕扯着先是在灵台里横冲直撞,然后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只不过,她是失去的那一方。妈的,这么矫情总之就是真的…疼死了啊……梵蒂冈的臭老头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死,就第一个……第一个……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有大好青春没有挥霍,我还没找老头子算账,我……
    “祖宗…救……我。”意识已经模糊了。
    “呔,畜牲尔敢!”
    谁……不知道,好痛,好想睡……
   
    ——夏玲。
    谁,谁在叫我。
    ——夏玲。
    你是谁。
    ——夏玲。
   
    “呼!”夏玲突然睁开了眼睛,“呃”她想说话但觉得嘴发干,喉咙里有火一样。
    “夏玲姐姐你醒了,先喝水吧。
    “嗯,谢谢你了,小亮。”夏玲档了一下,阳光有点太刺眼。
    “那个,我睡了多久?”
    曹玄亮竖起一根手指头。
    “一天!”
    “笨女人,是一个星期。”
    “哦,一个星期啊……什么!一个星期,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嘶……头疼。”我怎么会睡了那么久,啊咧,我,我为什么会……
    “喂,笨女人,醒了就起来干活。”
    “你,本姑娘才醒好不好,要不要这么压榨劳工!”
    “哼,你在我这睡了七天跟头死猪似的,罢工七天还不起来给我干活。你这个星期的薪水扣掉了啊。”
    “你……”
    “再不去工作的话,今天的也扣掉。”
    ——不要啊QAQ

评论(1)
热度(40)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