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正文(一,二)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发小黄文,没有一个小天使帮我(●—●)


1.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先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我所遇见的一切现如今已经超过了我的预计范围。
    “啊!”夏玲惊叫着跌坐在镜子前,“你,你们看到了吗。”
    “嗯。”
   
    桌边的气氛诡异的沉默。曹玄亮看着哥哥,几度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曹焱兵脸色阴郁。连鬼符三通周身的气场也变得肃穆了起来。最后还是夏玲开口打破了沉寂:
    “一切都是因为那张地图,对吧。”
    鬼符三通接话道:“你可以这么理解。那张图纸原本是藏在你说的那个吊坠里的…只是……”
    “你的吊坠是那里来的。”在旁边一直沉默的曹焱兵说话了。
    “吊坠……对了,我的吊坠去那了?”夏玲说着摸向自己颈间,“我好小的时候就戴在脖子上了,妈妈不让我摘下来,还因为这个我被教导主任扣了好几次……”
    曹焱兵与曹玄亮对视一眼。
    “夏玲姐姐,那个吊坠,是崆峒玉。”曹玄亮。
    “崆峒玉!”
    “嗯,山蜘蛛想强行带走崆峒玉,没想到触发了崆峒玉上的阵法,阵法发动后强行封印了山蜘蛛,只是……我们还没弄明白,为什么…你会被脱进灵台里。”曹焱兵接下话头,“至于你灵台里发生了什么,那就只有你自己清楚了。”
    “等等,你是说,一开始山蜘蛛只是被封印了?!”
    “是的,我能感觉到,山蜘蛛的灵体在触动阵法时,被崆峒玉连着地图一起封印了。”曹玄亮在一旁补充。
    夏玲眨了眨眼,“我明白了,你们都意思是因为我被山蜘蛛暗袭了,崆峒玉自动开启了阵法,结果把山蜘蛛和我还有地图拖到灵台里面去了……然后崆峒玉在我脖子上结成了这个。”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大概是这个意思。”鬼符三通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但是也不一定。按理说,那个阵法只要封印图纸就行了,为什么要把山蜘蛛也封印了呢。”
    “不对,就算你们说的都对,那,那,那双红色的眼睛是什么……”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笨女人。谁知道你又撞上什么不该撞的。”
    “你!”

    2.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但是——他喵的老娘这叫什么命啊!!!
    事情是这样的——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道士,他上天入地,驱雷控火,通晓阴阳,一夜呸,跑题了,咳嗯,总之,就是一个牛逼的道士。他找到了一块神奇的石头,可以芥子须弥,于是鸡冻之下,将一符禄图纸纳入其中。那块石头,就是我脖子上的这块崆峒玉。不过现在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张图纸记载的东西很可能对我们有用。
                            ——曹焱兵
    当务之急是让夏玲姐姐想起来灵台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曹玄亮
    我想我们想要的东西应该不冲突。
                            ——鬼符三通
    也许受点刺激她就想起来了。
                            ——焱 亮 符
    夏玲:雅蠛蝶QAQ
     
    “大叔我知道我们情投意合,不,臭味相投,不对,阿西巴 总之,能不能别玩you jump I jump的戏码啊!!!”夏玲的话被自己的尖叫打断了。
    “放心,jump的只有你。”
    夏玲被鬼符三通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下了山崖,你个怪大叔做鬼我也饶不了……你。
    啊,世界真美好,下落的过程中一去仿佛都变慢了,脑子里开始回放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父母,教导主任,梵蒂冈的老爷爷,大学教授,曹家兄弟,怪大叔,山蜘蛛还有……金色的地图……金色的地图!啊!
    呼……夏玲发现自己成大字形躺在一张防护网上,上面对着的是曹玄亮放大的脸。
    “夏玲姐姐,有想起什么吗。”
    “哈?”
    曹玄亮转身对挂在崖壁上的曹焱兵扭了扭头。
    “嗯,再来。”
    “什么?!!”喂喂喂,还要再摔一次啊,“等等,我,我想起来了,金色的……”
    “金色的什么?”鬼符三通提溜着夏玲。
    “地…地图。”
    “然后呢?”
    “掉到防护网上了。”
    “哦……喂,曹焱兵,嗯,是,她想起来一点了,没有,嗯,你们把防护网啦低一点。”
    不会吧QAQ
    “啊!!!”

评论(9)
热度(34)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