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关于·死亡这件事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冷乾圣:

放寒假之前买了一本书,《西藏生死书》,还没看完,丢在学校了没带回来,打算开学过去好好看。
本来也快忘了这件事,直到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朋友转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死亡是人类最好的发明》。
那篇文章,以一种难得理性和开放的语气和态度,谈到了死亡的话题。
死亡对于中国人来说,大概是个很忌讳的词语。就像《西藏生死书》当中提到的,我们是一个没有死亡准备的民族。
于是人们总是在看到死亡的步履将近的时候,才茫然无措。无论是即将经历的人,还是旁观的亲朋,都只能感到内里深深的恐惧与无能为力。
我第一次梦到关于死亡,是大概七岁左右的时候。那时候即便是在梦里,我也很清楚的知道死亡究竟意味了什么。
此后这些年,我又有过很多梦境。有关于自己的,也有关于他人的。而我在梦境里,一次次由惶惶然到清醒。
说到底,生命大抵还是我们一个人的旅程。没人能陪你到终点,不是你离开他们,便是他们在中途下车留下你。
在这种事上,人们都只是殊途同归罢了。拿镰刀穿黑斗篷的那位向来是最公平的,不管你是富贵荣华,还是布衣褴褛,都无法规避。
所以我面对“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很多时间”诸如此类的话时,常常是质疑的。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哪一次会是最后一次。算得尽机关,算不尽命盘。
我不是个佛教徒,我也不信六道轮回,但是《西藏生死书》的重点或许不在于佛教,里面的语言也没有佛经的晦涩难懂。虽然对于不信仰佛教的人来说可能多多少少有些唯心主义,但是对于正于此类事情中挣扎浮沉的人来说,这本书中的一些观点大概还是能帮助他们更为通透。
中国人是缺乏死亡教育的,毫无疑问。我也知道对于很多人,他们其实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或是身边的人真的有一天会死。
从前有一个朋友,爷爷在某一天很突然地死于心脏病发作。她很伤心,因为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爷爷会死。
可是有谁是不会死的呢?无论是你,是我,还是任何一个人,死亡对于人类来说,只不过是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对于一个心脏病患者来说,出现意外也确实会占很大的概率。为什么我们会说出想不到一个人会死的话来?
自然有它的法则,生命也有它的定数。如何开始,如何结束,一切都是规则的一部分,而在这种问题上我们要做和能做的,大概也只有顺其自然而已。
人们习惯性地将孩子与“死亡”这个真相隔离。他们所以为的所谓“白色谎言”的保护背后,其实是潜移默化而来的更深的恐惧和伤害。
其实对于死亡这个词,孩子们并不是大人所想象的不能懂得。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知道有些东西会消失,三岁之后他们也能朦朦胧胧地懂得,有些东西消失之后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记得很久很久之前看到外国对于“孩子对死亡理解”问题的文章。他们的社会环境由于宗教信仰等种种原因,对于死亡并没有我们这样的避讳。他们的教育形式从书籍到课堂,比如绘本《爷爷变成了幽灵》、《再见,艾玛奶奶》等等。如何教会孩子理性而清楚地认识死亡,大概也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刻意的回避和含混一定不会是正确的做法。
更重要的,明白了死亡,才知道应该怎样活着。就像毕淑敏曾经说的,生命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意义,而我们要做的正是赋予它意义。
从前看夏风颜的书《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时,因为讲的是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故事,因而曾涉及到一些佛经和禅语。我记得里面有一句话是,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那时只觉得那本书语言隽永秀丽,让人回味无穷,有些话掺杂了佛法,也不甚看得懂。现在反过来看这句话,反倒觉得既然生无可选,死亦是不可避,反倒是中间的那段年月,成了最为重要的部分。
西方人的故事里有荆棘鸟,向死而生,而这种态度,大约也是他们对于生死态度的一部分。在最后所有人都一样的结局之前,先将自己挥洒个淋漓尽致,把自己的故事书写成自己渴望的样子,生死无悔。

评论
热度(9)
  1. 梦锦织云孤倚 转载了此文字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