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锦织云

[动漫向‖焱亮]鬼事屋13.14


    13.
    夏玲被扼祝喉咙,整张脸涨的通红,快要喘不过气了。
    那个自称叫黑尔坎普的人,一手钳着夏玲的脖子,一手将对讲机扔下了山崖。夏玲双手扒住那人的手,可那只手像钳子一样牢牢钳祝夏玲的脖子,她怎么掰也掰不开。那人并不在意夏玲的反抗,自顾自的走到悬崖边上,夏玲整个身体已经凌空了,这样使得窒息感更严重了,夏玲感觉自己快要被勒死了。那个叫黑尔坎普的也不知道那里来这么大的力气,竟一手拎着他,一脚踩在固定钉上,三两下居然把钉子踩脱了。
    完了……守财奴他们没法上来了……
    “夏玲姑娘,之前是我的手下冒昧了,使您受了惊吓,所以这次我亲自来招待您,只要您把地图……”
    夏玲没让他说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来的力气,攥着黑尔坎普的手腕,反身一脚飞起,黑尔坎普侧身躲开不得不撒了手。夏玲没有了禁制身体下落,眼看就要落下悬崖,她单手扒住崖壁生生止住了下落的势头。
    “那些孩子,都是你做的!”
    “孩子?哦,你说他们啊,是啊,你应该见识过了,不错吧。”黑尔坎普已经走到崖边上来了,蹲下身看着摇摇欲坠的夏玲,“夏玲小姐,只要你把地图交出来,我就拉你……”
    “哼,你想都别想。”夏玲说着,双脚一蹬,整个人腾跃而起,向崖底坠落,“你个……恶魔。”
    “你……切。”黑尔坎普看着跳崖的夏玲咬牙切齿,转身就走,“恶魔……哼。”
    夏玲感觉到坠落,真正意义上的坠落……啊,真实的,我今天是第五十九次坠崖了吧……怎么就跟这悬崖过不去了呢……这次……死定了吧。这样想着夏玲闭上了眼睛,意识也坠落到黑暗里了。
    就这样,一直掉下去就好了……
    “夏玲!”
    “诶?!”手,被抓住了。夏玲惊讶的抬头睁开眼睛,却见曹焱兵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腕,曹玄亮就站在一边。
    “你们……”
    “笨女人,你很沉诶你知不知道。”
    ——嗯。
   

14.
    我叫夏玲,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就职于一家风水事务所。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我注定是命不该绝。
    夏玲被曹焱兵拉上了石台,她感觉自己腿都是软的,刚刚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啊。
    “上面发生了什么。”曹焱兵皱着眉头问。
    “黑尔坎普。”夏玲揉着自己的脖子回答,“那个自称是黑尔坎普的人,就是那天山蜘蛛说的……哪位大人,咳咳,老娘差点没被他掐死。”
    “黑尔坎普……”曹焱兵扭头看向鬼符三通,“你知道?”
    “嗯,听说过…似乎是什么,嗯,王国组织,是这个名吧。”鬼符三通回答。
    “王国组织?”
    “就是一个自称是以寻宝为目的组织,说白了就是文物走私与倒卖。”鬼符三通解释说。
    “文物走私!!!”夏玲惊的喊出声,“这年头了还有干这个的?!”
    “这年头还有算命的呢。”曹焱兵嘴里叼着不知道那扯来的草,好不犹豫的怼回去。
    曹玄亮觉得如果再不说什么,这两个人又要没完没了的吵起来,“今天我们是上不去了,还是先考虑下过夜的问题。”
    ……在这个四面透风的地方,这的确是严肃的问题。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个时候再往上爬是极端不明智的,四个人商量一下之后,决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鬼符三通守前半夜,曹焱兵守后半夜。商定好后,几个人就都各自找地方睡下了。因为悬崖上的事,几人没有点篝火,唯一的光源来自星点的微茫。
    曹焱兵已经睡下了,曹玄亮被他当做大号抱枕抱在怀里,曹玄亮感觉自家哥哥是开启了某种大型犬属性,死死抱着还蹭啊蹭。其实这么看,睡着了的哥哥还是蛮可爱的嘛。曹玄亮睡不着,按说即使是鬼魂也需要休息的,可能是因为白天接收到了太多哥哥的灵力,他竟一点困意都没有,一直瞪着眼睛到后半夜。期间鬼符三通一直靠着岩壁望着星空,神神叨叨的不知在想什么。
    “擎羊⒈,擎羊,实为不祥。”鬼符三通突然冒出来一句。
    曹玄亮听后抬头,看着漫天星斗,轻轻的说:“天梁⒉居命宫,逢凶化吉。”
    鬼符三通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曹玄亮向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用嘴形告诉鬼符三通后半夜他来守。
    鬼符三通瞅了一眼曹焱兵怀里的睁着眼睛的曹玄亮,还有睡的死沉的曹焱兵,怂了怂肩,窝到一边睡去了。曹玄亮小心的从曹焱兵怀了钻出来,他看向远方的星空,呐呐的自语到:
    “擎羊,血光之灾啊。”
    ————————————————————————
    ⒈擎羊星:取自紫薇斗数,刑星之一,主血光之灾。
    ⒉天梁星:取自紫薇斗数十四主星之一。
   
   

评论
热度(36)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梦锦织云

Powered by LOFTER